您的位置: 長樂新聞網 >> 文學藝術 >> 正文

虎虎貓貓 (三)特殊身份

http://www.hichev.live  2015-09-06 09:03:46   來源:長樂新聞網  【字號

  在幾個出鎮的方向中,我選擇了東方。原因很簡單。因為大多數離開的貓都選擇東方的道路。我是隨大流。我不知道它們為什么選擇東方。從來沒有一只貓從東邊回來過,也許就是因為它們在遠方找到了幸福,所以才不回來了。

  我們這一行有四只貓,事先約好今天凌晨一起出發。但在行進過程中,由于我的速度慢,很快與它們拉開距離。那三只貓也默契地并不等我,我們自然地分成“前隊”和“后隊”,“后隊”只有我一個。“前隊”漸漸消失在“后隊”的視野里。我也默契地不追趕它們。

  腳下的公路在曠野中伸向遠方,曠野的風一遍遍沖刷我的毛發。我仰望星空,卻總也想不出星羅棋布的奧秘,只感覺自己的渺小與孤獨。行走了一段路后,天色漸漸變亮,耳邊風聞雞叫和狗吠,我就在路邊擱置的水泥管道里睡下了,等到黑夜再醒來。

  我在夢里見到了米嵐,它說等我回來。可是我卻無言以對。我不知道我將以何種面目與它對視。我在絕望中醒來,夜幕已經降臨,天邊有流星劃過。我繼續未知的行程。

  又走過一段路程,眼前聳立著一座孤山。山頂上燈火輝煌,人類的建筑從山頂綿延至山腳。山腳下是一個村莊。

  我步入村莊,看見路邊一家雜貨店。已經一天一夜沒有進食的我饑腸轆轆。就想著雜貨店里有好吃的,于是跑進去,在柜臺下鉆來鉆去,看著柜臺里陳列的面包糖果只隔著一層透明的玻璃就是無法染指。店主是個依伯,他正悠閑地躺在搖搖椅上看電視。似乎并不在意我的存在。我也只能趴在一旁做一個垂涎欲滴的欣賞者。時間長了,偶爾也會陪他看看電視。

  電視里說,今天下午一輛運豬仔的車與一輛動物園運動物的車相互避讓不及,兩車側翻,導致一車上百只豬仔歡快地到處亂竄,另一輛車上也有動物丟失,目前正在聯系動物園核實是什么動物。我想,你們傻啊,跑什么跑,跑出來找不著吃的,你們就會后悔當初的沖動,倒不如就老實呆在鐵籠子里,自有人替你們解決吃的問題。這么想想其實寵物的生活也挺不錯的,至少有個“鐵飯碗”,不至于挨餓。這時我的肚子正嘰里咕嚕地亂叫,叫得我快要忘記自由是什么了。

  等電視里那些的雜七雜八的新聞播放完,他從搖搖椅上起來,我以為他要拿起掃帚驅趕我。但他出乎意料之外地朝我扔出了一塊餅干。餅干從我頭頂飛旋而過,落在店門外,我沖上去一口咬住。然后,這個仁慈的依伯慢慢地關上店門。

  我吃完餅干,繼續向村莊深處走去。于是我看見在前方不遠處一扇大鐵門外有幾只貓在逡巡。定睛一看,原來它們是“前隊”。以它們的速度應該在今天天還沒亮的時候就到達這里,而我卻今天晚上才到達,它們足足比我快了一天。本以為它們已經走到很遠的地方去了,可沒想到這么快又見到它們了。它們在這里干什么呢?隨著距離的拉近,它們也看見了我。它們交頭接耳說了些什么后,對我笑逐顏開,迎上前來。

  其中一只叫“拉面”的貓先說:“你怎么才來?我們一時走快,把兄弟落下啦,后來到處找你不見。”

  “是我怕拖累大家,故意走得更慢。”我含蓄地羞臊它們的假惺惺。

  另一只叫“橡膠”的迫不及待地切入正題:“你來的正好!咱們兄弟有福共享。眼前有一件要緊的事,只要你做得好,我們就可以帶你拜見大漁王,到時候論功行賞,你會享受到吃不完的新鮮美味的魚。”

  我并不相信它的說辭,但它滿嘴的魚腥味證明它真的剛吃過魚。我表示聽不太懂它的話,提了幾個問題:“大漁王是誰?你們要我做什么事?你們該不會是加入了當地的幫派了吧?”

  它先是拉高嗓門說:“大漁王是這一片幾個村落的主宰。我們已經宣誓為偉大的大漁王效忠,自愿成為它忠順的子民。”它又靠近我低聲說:“這件事不復雜,你走前,我們走后,走進這扇鐵門,你負責送大漁王的口信——‘不打了’。”

  “不打了?”我大惑不解,但同時感覺它們背后還有一股強大的力量。黑暗中仿佛有數不清的眼睛盯著我們,令我有如芒刺在背。不僅是我,那三只貓看起來也渾身不自在。于是我斷言:“百步之內必有埋伏!”

  “小聲點!會沒命的!”一直沉默的“柿子”驚恐地以老鼠的音量告誡我。

  我立刻意識到,這里在打仗。好一群損友,就這么把我無端卷入戰爭!

  “它們是誰?”我逼問。

  “它們是······大漁王的手下。”“柿子”扛不住我的怒目相向而吐露實情。

  “別緊張!”橡膠分析說,“它們是誰,完全卻決于我們的行為。如果我們不進去送信,它們就會一擁而上把我們咬死,變成我們的終結者;如果我們進去送信,并且不辱使命,它們就是接應我們的后援。”

  訛詐,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訛詐!我的內心已經出離憤怒了!但是眼前的險情使我不得不冷靜,暫時強壓怒火。看來這三只貓也沒有被所謂的大漁王真正接納,它們不過只是悲哀的棋子而已。而我卻更可悲地成了棋子的棋子。好吧,“后隊”變“前隊”,“前隊”變“后隊”。

  “那還等什么,就讓我們一鼓作氣進去吧。”我又遲疑了一下說,“等一等,那你們負責什么呢?”

  “我們負責做你的跟班,替你搬運禮物啊。”橡膠說著指了指旁邊。

  我看見它所指的地方擺放著一袋鯧魚、一袋大蝦和兩瓶紅酒。這就是大漁王贈送的禮物嗎?說句心里話,連我都垂涎三尺啊!

  “嘔,別忘了這個。”橡膠遞給我一根有著精美雕花的金屬筷子,“這是出使的信物——大漁王的權杖。”

  我接過信物,正式擁有了一個特殊身份——似是而非的使者。轉過身,面前是一塊鐵皮門——冷冰冰、陰森森、靜悄悄——門后是怎樣一個兇險難測!

  我這才想起來問:“這是什么地方?”

  它們異口同聲的回答是,“學校。”

  什么?學校和戰場之間有聯系嗎?我想不通。如果這里是農貿市場,我還可以理解。不過,不需要多想了,因為答案就在門后。

  (作者  蘇伊士)

北京赛车pk开奖走势图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彩经网 福彩3d猜大小 贵州快三走势图一定牛一定牛 东北代理什么赚钱 北京10pk计划软件 大乐透走势图新浪爱彩 稳赚六肖是什么网址 贫穷喝茶聊怎么赚钱 电影 网上上海快三是真的吗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 刷新闻赚钱央视 乳山股票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