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長樂新聞網 >> 文學藝術 >> 正文

游蓮柄港記

作者 長樂一中高三年級 林占紀

http://www.hichev.live  2019-08-16 16:04:05   來源:吳航鄉情  【字號

  由于提前知曉了臺風八月初到的消息,七月二十九號我便催促媽媽帶我去參觀長樂的母親河——蓮柄港。

  三點多出發,四點我們到達了港區。雖說是在夏日,但透過繁密的柳樹葉間的驕陽卻給人一種夕日欲頹之感。陽光毒辣的火舌在柳條的削弱下轉為片片耀眼的金鱗。向著護坡方向望去,一條墨綠的玉帶直通向視野盡頭,時不時有魚鱉探頭與我們打招呼,又倏地消逝于水中,竟也傳遞出一分臥虎藏龍的神秘。“真是個避暑的好地方!”我心中暗想,媽媽卻被另一番人文之樂所吸引。那是幾個避暑的老翁,兩位在對弈,剩下的在那里看棋,不時搖動幾下大蒲扇,堤邊上一位垂釣的老者,半閉著眼,身旁放著幾個塑料瓶,頗有姜太公般仙風道骨。仿佛沉淀在這悠閑自然中,手上礦泉水喝空了也沒有察覺。景仿佛永遠也看不完,看著看著,眼神不知啥時又落到老翁面前的棋盤,棋局雖談不上經典,但老翁們都陶醉其中,蒲扇輕搖,落子鏗鏘。棋局小世界,世界大棋局,想必他們早把對蓮柄港一方靈山秀水的喜愛融入這小小棋局中。一局終了,他們才發現多了一位“小客人”。一個老翁搖了搖蒲扇給我送了點風,說道:“小伙子,第一次到這里吧。棋不新鮮,這景才新鮮呢!”說罷遞過一本小相冊,其他老翁也樂呵呵地幫忙講解。相冊很樸實,要不是封面題有“舊憶蓮柄港”字樣,我幾乎無法相信黑白相冊的照片是現在美麗的河。第一張:光禿禿的河岸,連護堤都沒有,幾個小孩皺著眉頭跑開。河的形狀仍同今日,但沒有生機,仿佛要把赤地千里順著閩江傳遞下去似的。第二張:一艘大漁船燒著柴油一路擠開水面的浮蓮,留下一條長長油漬。哪會有長風破浪之感?我看用莊周的泥中曳尾之龜形容更加合適。

  “搞笑吧!”我不禁鄙夷地爆了粗口:“這是這?”“嗯,十年前的這里。感謝政府河道整治計劃讓這舊河換了新裝。”我憧憬地盯著老人,明白他要講一番老故事。“由于長樂區位日益重要,政府開始大力提倡環保,而保護好母親河當然責無旁貸啦。那陣子大船把積壓的淤泥挖走,用生態農藥滅了水中的那些浮蓮。”老人呼了口氣,略顯激動:“不只政府,我們老百姓也為這出力很多呢!植樹節那天我們繞著河堤植樹比賽,一天之內播種完所有的種子。村里游手好閑的小子們也都有了事做:固堤、修壩……感謝政府,讓我們晚年能看到家鄉的巨大變化……”老人感慨萬千,我的思緒也仿佛順著老者眉目間深深的溝壑飄向匆匆流年……

  夕陽下,涼風習習,老人們欣慰地笑著,釣魚人輕輕用釣竿把河上飄下的一個塑料瓶撥到岸上,嘴角滑過一絲微笑。我仿佛懂了什么,踮起腳走向老人,把自己手中的空塑料管恭敬地放好。老人意會地點了點頭,水面仍無波瀾,但青萍之末仿佛涌動著無限愜意……

北京赛车pk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