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長樂新聞網 >> 文學藝術 >> 正文

那年求學路

作者 黃榕英

http://www.hichev.live  2019-11-15 18:46:10   來源:吳航鄉情  【字號

  在新中國七十華誕來臨之際,我回到家鄉,在這云淡風輕的時光下,我站在家鄉的龍江畔,許多年少時的記憶,在眼前閃現。

  那時,那江,那船……依稀留在記憶深處。

  赤嶼小學生畢業后,都要渡過龍江,經豐山到首占后山觀上中學。龍江是連接兩岸的唯一通道。赤嶼部分村民的耕地在對岸,所以每天出工、收工,上學、放學,做買賣,走親戚,來來往往,絡繹不絕。它也成了這些學生仔求學的必經之路。當中大部分學生都是一周回家一趟,因而周一就要帶足一周需要的大米、菜和換洗衣服。大家有的背,有的扛,有的提,負重一個多小時到達目的地。

  如果碰上晴天,一切都還順利。一旦遇到了雨天,上學的學生們就慘不忍睹了。渡船有5、6米長,寬2米多,船艙只容得下擺渡人的一張小床,除了船艙,甲板就是露天的。這樣的船只靠一個40多歲的男人搖櫓來回奔波。下了雨,船板更滑了,大伙兒上船時免不了帶著雨傘,小船就顯得更擁擠了。騎自行車的男生都會很自覺地留在最后,等大家上船了就站在船尾,把自行車靠在船舷上,一只腳站在船里,一只腳和雙手護著車;為了節省空間,還有的直接把自行車扛在肩膀上,就這樣擠擠挨挨地上了船。船行到河中央,如果遇到大船經過,江面就變得很不安分起來,隨著水流卷起大波浪,拍打著船,發出“啪——啪”令人膽顫的聲響,這時擺渡人就會停櫓讓船隨著波浪起伏搖晃,船上就不時傳來“啊——哎呀”的驚呼聲和“站穩了,站進來些”互相關照的叮囑。慶幸的是每次都能有驚無險。

  趕上落潮的時候,就更麻煩了。由于水位變淺,渡船無法靠岸,搭渡的人們就只能從船舷下來,小心翼翼地踏過布滿苔蘚和淤泥的道路前進,再沿石階往上走,這都需要冒著滑倒的危險,但是,學生們從不擁堵,一個跟一個有秩序地走著,村民們自然總是讓這些趕時間上學的學生仔先走。

  恍惚依稀,時光就這樣走過了幾十年,如今,回到故地,昔日渡船已不見,擺渡人也已不再,求學的時光也一去不返。

  站在龍江大橋上,環望四周,高樓林立,水泥路鋪滿全村的每個角落,村莊在綠樹掩映中,是那么的靜謐而又和諧。鄉村就這樣在新時代中,得以蛻變。多少年不敢奢想擁有小轎車的夢,就在眼前成真。如今,每次回到故鄉,小轎車走的是不知道多少可以選擇的路,從城區出來,哪個方向會更近些?小轎車在高鐵的高架橋下穿過,小轎車從寬闊的大橋面上疾馳而過,習習江風,是那樣涼爽宜人。急急趕路搭船的日子,已成了天方夜譚。

  從這條上學路的變遷,看到祖國突飛猛進,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夢想正在成真。鄉愁不再,留在心頭的是七十年的豪邁與激情,留在眼前的是改革開放的碩果累累。這路,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康莊大道,更是中國共產黨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的擔當與信心。

北京赛车pk开奖走势图 印尼好赚钱吗 游戏赚钱APP安卓软件 畅享8赚钱 北京pk赛车稳赚技巧新手 救济金拉霸机手机版游戏 快三大小单双软件下载器 捕鱼大师 下载 快乐10分任选二秘籍 广东11选5官网下载 杭州开教育机构赚钱吗 福彩平台投注刷佣金 新浪福彩开奖直播频道